CassiaSeed_

圈儿名决明子.
人生究级梦想:荷包有弹药,怀里有DC.

受猫DA☆ZE:

江晏 No.1的秋哥吹🌙:

关于“没有马”和“179”,玩梗适度。

“希望看到的小伙伴都能帮我扩一下……
凹凸十月就要开播了,安迷修也会登场。
我真心的希望安哥出场的时候,大家能委屈一下自己,尽可能减少或者不要刷【你没有马】这样以及类似的话。
我不想看到以后入坑的小伙伴,见到安迷修第一点想到的不是【骑士】,而是【没有马】。
我想留下他作为【骑士】的尊严。
拜托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来自空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作者:骑士并不需要马

    今天在空间看到这条说说,感受颇深。真的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这段话,并稍稍反思一下。希望喜欢安哥的大家玩梗适度,更别带有嘲讽色彩。谢谢!截图是我和原作者的谈话,仅代表个人想法和态度。

随便写写

我一遍遍的,轻呼你的名字。
像新生的春笋,轻弹即破。
我在初融的春水边轻呼你的名字。任流水抚过一笔一划之间的缝隙,再慢慢流去,渐行渐远。

你一遍遍的,呼喊我的名字。
无力如秋花落入泥土。
你在陡峭的悬崖边呼喊我的名字。纵风刃削过我的名字的每一个棱角,痛如刀割。

那石板上有秀丽的字迹。没有镀金,没有镶银。
「这里安息着」

[Elsword]选择性失忆Ⅱ

真没想到还有2


依旧是DCIP 依旧ooc严重


以上,请开始食用吧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致命追击者是第一次听到“选择恐惧症”这个词.


或许他从未想过会有这种超出理论的病症存在.


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.


“他的身份…你们知道就好.”致命追击者这么对搜查队的大家说到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……是谁……?”


“你是…哈梅尔的…一个人.”致命追击者对躺在病床上的人说.语气里分明有些迟疑,这是从未有过的.


“哈梅尔…?”病床上的钢铁圣骑士,眸子依旧澄澈如水.眼瞳里的爪印在清凉的水中摇曳着,充满了不解.


“你的家乡.”


“家…乡……?”


致命追击者没有预料到,钢铁圣骑士的失忆程度竟如此严重.虽然和他最开始想象的相差无几,但若是记得他的话…不会不记得这些基本的词语吧.他在前几秒是这么想的.


“嗯…就是你来到这个世界的…你长大的地方.”致命追击者从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哈梅尔在塞克家人心中的地位.或许从来不需要任何解释,大家都心知肚明的.这是自己,拼了命也要守护的东西.


“好像明白了…我的家乡…哈梅尔?…我忘掉了太多东西吗…致命追击者?”钢铁圣骑士看了看自己的手,即使他并不清楚这苍白代表着什么,只是觉得比起身旁的人有些缺乏生气,即使那人也并不怎样.他抬头看看坐在床边椅子上的这个人,一头金色碎发此时显得有些凌乱.水色的眼睛里有种他说不出的感觉,他不明白,也形容不出来.大概是跟自己有关吧.此时的他只能凭借直觉来行动.钢铁圣骑士见面前的人没什么反应,轻轻唤道,“致命…追击者…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?”


致命追击者把他的左手和圣骑士的右手扣在一起,快速起身倾过身子去把他拉到怀里搂着.


“没关系…我会…一点一点的交给你…我…会陪着你的……”致命追击者的体温让钢铁圣骑士觉得很舒服,像是在炎天之下被日光的糖纸裹起来一样.和他刚刚睁开眼睛的感觉不同.若是用颜色形容的话,刚刚的感觉是天花板的苍白,现在就是金色的,暖暖的,像眼前人的碎发.


“温…暖……?”钢铁圣骑士喃喃地念出心里此时想到的词语.


钢铁圣骑士觉得有什么东西滴落在他身上.


「那东西,像他的体温一样热,为什么,却觉得这么冷呢……」


[Elsword]选择性失忆Ⅰ[.5

大概是…重修了一下.上次那样自己都不忍心了…

无视依旧是DCIP,大概会有二吧x


哈梅尔的夜,静静的,只有水声.潺潺的,从乳白色的神女雕塑手中的宝瓶中,一丝一缕,滑入哈梅尔的溪水.


这水声,是哈梅尔居民的催眠曲.


据说,伴着它入睡,能做个美梦.


「晚安,致命追击者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致命追击者站在一扇门前.门上贴满了各种奇怪的符咒.暗紫色的光尘飘荡着.你见它从容的,悠游自在的,伸手去,却自然的飘到别处去了,疑心这缈缈光尘是否也在嘲讽着悲哀的人的命运,连区区尘土也算不上?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「少爷!!!」


那时,他面前一片混沌.他微微感觉得到,有暗紫色,在一旁,哂笑.


自此,他便对暗紫色产生了一种国仇家恨混杂在一起的感觉,有厌恶.也有一丝恐惧——被他埋起来了.同曾经安宁的哈梅尔一起,埋在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呐呐,要开门了哦?”面前的紫发少女把致命追击者的注意转移回来.


“……嗯.”致命追击者点点头.少女挥挥手,他感觉得到似乎有东西把他隔离开来.原因正是那些浮动的光尘,飘离他了.


“一个小小的护盾,直接接触的话,你会受不了的.”少女说着,轻轻取下了正中的符咒.门,就自动开了.


满眼,黑压压一片.有那么片刻,像是失眠的般.慢慢的,视野恢复了.屋子里飘动的光尘,远比致命追击者想象中的要多的多了.他看见,有一束光,在绕着什么东西飞.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,消瘦.


“安古勒.”紫发少女拍了拍身边的魔物,名叫“安古勒”的魔物闻言,拍了拍一对翅膀,张大了嘴.


“闭眼!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致命追击者再睁开眼,屋里已恢复本貌了. 褪去暗紫色的屋子,意外的干净.墙壁是淡淡的白,干净的挑不出什么瑕疵来.水蓝的架子上工工整整的摆了许些书,书架上还有一个相框,据说是哈梅尔特有的珍贵材料造成的,据说那是他所剩不多的,弥足珍贵的宝物.那是白色的神话和他唯一的一张合影.


“呐呐…大概一会就好了吧.我先走了?”


“嗯……”


“……”紫发少女拍了拍安古勒,走出门,正想拉上门,


“…等一下.”


“嗯?”


“……谢谢了……虚无公主.”


“没事啦没事啦.那我先走了哦.”


虚无公主静静的拉过门.站在,屋子里只有两个人.很静,很静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钢铁…圣骑士?”致命追击者试着叫醒面前的这个人,只有午后日光斑驳下来的树影,和着夏日的虫鸣.


除此以外,寂静无声.致命追击者静静的打量起眼前的这个人.淡金色长发,被很顺从的束在身子的一侧.和自己相同的,钢铁圣骑士也有一对兽耳.致命追击者好想看到他的澄澈的眼眸,那里还有一对爪印.钢铁圣骑士生得很白静,连续的卧床又使他的面无血色.有点像人偶,苍白,惨白.


致命追击者坐在床边,盯着床上人儿的眼睛,期盼着它能早一点睁开,越早越好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似乎是致命追击者的祈祷起了效,钢铁圣骑士的眼睛突然挤了两下,而后渐渐的睁开了.致命追击者见此赶忙起身,凑到了钢铁圣骑士的脸旁.


“醒了呀……感觉…还好吗……?”


“……唔.”叫做钢铁圣骑士人,只是看着他的眼睛.致命追击者似乎在那眼神里看出了些疑惑.


“啊…?果然…忘掉了吗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致命…追击者.”他轻轻的,叫出他的名字.


“啊!我在,我在.”致命追击者有些喜出望外.伸过手去,轻轻抚着钢铁圣骑士钢铁般冰冷的脸庞.


“追击者……我…我是谁……?”


“……”


「你是,哈梅尔的白狼啊.」


_(:3自我感觉挺好的国漫…有同好吗(no


[Elsword]当你老了

导演,我好像在春晚听过x


情书向(what) DCIP向DC视角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当你老了,你还会留着金色的长发吗.还是说,已经变成雪白,融到哈梅尔寒冬的风雪里呢.


那就拿一把木梳子,轻轻的梳的整整齐齐的吧.还是像年轻的时候一样,扎起双马尾来,再看着你红着脸解开它呢.


当你老了,你还会保持这样规律的生活吗.还是说,已经变得嗜睡,静静地窝在某个地方呢.


那就在屋里点上炉火,把这小天地烘的暖洋洋的吧.还是像年轻的时候一样,偷偷地拍你睡意朦胧的样子,再等着你抢过来要删掉呢.


——当你老了,是不是会不经意的回忆起青春呢.回忆起曾经路途,回忆起战斗的点点滴滴呢.回忆起一路的风尘苦旅,然后会心地笑了呢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多受人欢迎啊,你的书桌上总有拆不完的信.总有吃不完的糖呢.我知道的,你喜欢的巧克力,也有的哦.


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啊.爱你在战场上的英姿,你挥舞着火神炮的时候,你对魔族的审判时刻.你战斗结束的平静的话语——还有那温柔的笑,轻轻上挑的嘴角,微微舒展的眉头.小心地靠在火神炮上,跟身后的场景反差好大呢.


——当你老了,那些人还在你身边吗.还会在你的生日里偷偷准备小惊喜吗,还会在哈梅尔飘雪的日子把围巾挂在你的衣架上吗,还会领你去遗忘之泉,和你一起跨进神殿,一起礼拜吗.


当你老了,还会有人.有人爱着你虔诚的灵魂,爱着你的苍老的脸庞,还有脸庞上那淡淡的皱纹.爱着你修剪花圃的那双手,爱着你火炉旁打盹时可爱的神情,爱着你礼拜时诵读的经文,爱着与你的每一个平淡而又温暖的日常呢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你会成为哈梅尔的下一个守护神吗,你会守护起父亲想守护的一切吗.你会像他一样,呆呆的站在海边,听潮起潮落的交响曲,看着一艘艘船舶出海吗.


——哈梅尔的白色神话,身边总应该有个帅气的辅佐吧?IronPaladin,这个任务,交给我,DeadlyChaser,怎么样?


_END


[送给一个拿走了我第一份情书的IP,谢谢你]


[感谢赵照,以及另一个填词人,这首歌确实很好听!]


[也感谢CCTV和莫文蔚x]


[感谢一位我不认识的画师,条漫里有白色神话和辅佐这个梗]


[感觉DC的性格有点不太对哈..]


[最后大喊一声——DC我愿意!xxxxxx]


[Elsword]OutrageStrike狂怒结晶

HA系列 DC中心向 简单粗暴x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我回来了.”DeadlyChaser推开门,习惯性地把一对银色射手安放在桌子上.不过“欢迎回来”却没有习惯性的来迎接他.DeadlyChaser并没有多么在意,此时他正在为某些事情而困扰着,便随便坐在椅子上,摆弄起那一对银色射手.


DeadlyChaser对它们非常爱惜,几乎每天都会用干净的白布擦拭一下.或许也是巧合?这武器本来也叫“银色射手”,敌人每次看见它总是闪着耀眼的银色光芒.


DeadlyChaser的战斗非常迅速,往往是敌人还没有感觉到恐惧的来临便已经一命呜呼了.也正是这种战斗风格,人们才给了他“致命追击者”的称呼.不过DeadlyChaser也因这种风格感到有些苦恼.随着战斗的推进,艾尔小队交手的敌人已经越来越高级了,说的朴素点,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,皮儿厚的输出高的跑得快的都渐渐的出现了.仅仅依靠武器的提升似乎并不能轻松应对了.


DeadlyChaser正苦恼着思索着呢,WindSneaker推门而入,着实把他吓了一跳,不过并不会表露在脸上罢了.


“小DC~在想事情吗,没头绪的话可以出去散散心哦.今天天气不错呢~”


散心,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.最近几天一直在为这件事发愁,出去放松一下,说不准还能找点灵感.DeadlyChaser道了谢,拿着银色射手就出门了.


今天天气确实不错.晴空万里,艳阳高照.这在桑德斯或许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,只是今天有些清爽的微风,吹在身上,很舒服.DeadlyChaser一路走着,竟想起了家乡哈梅尔的曲子,差点要唱出来了.


走过公告栏,DeadlyChaser仍是习惯性的看了一下.“玫瑰安的年轻秘药”,“请告诉他”…都是着日常类的任务.DeadlyChaser的眼睛就像他的银色射手一样,准确,锐利——


公告栏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张破旧的纸.字迹有些潦草,但还能马马虎虎辨认出来:“最强之路——格雷夫留”.DeadlyChaser感觉有些奇怪,又有些好奇.尽管他平时不怎么和格雷夫这个人打交道,此时此刻,他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唔呼呼呼呼呼,又是来挑战时空的吗~?”格雷夫带着面具,看不出什么表情,但DeadlyChaser知道肯定是嘲笑——大家都觉得.DeadlyChaser拿着公告栏上揭下来的告示,“你想说什么.”


“哦!遇到困难了吧~我最喜欢看你们这种无计可施的模样了~”


“少废话,你说最强,怎么样才能最强.”


“诶,你完全忽视了后面两个字吗.想达到最强可是有过程的.不如我先考验你一下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几场副本过去,DeadlyChaser并没有觉得太难办,这些地方他训练的时候常常造访,已经轻车熟路了.但他在意的是格雷夫的提示:“注意观察你的战斗方式”.带上这个要求,DeadlyChaser打起来反倒有些不适应的感觉.也会在最基础的地方失误.


DeadlyChaser一次次的出入副本,却一直没什么思路.到底格雷夫让观察的是什么,为什么要观察?他搞不懂.


DeadlyChaser打的有点心疲力倦,也是觉得无聊,也是迷茫.突然不小心丢出去一个技能.效果却是他没想到的好.他忽然明白了,自己要观察的就是他习以为常的战斗方式,观察它的优点,观察其中的漏洞,然后再适当的调整.


“真正的最强永远不会停滞不前的.”似乎有人在他的耳边对他说话.这声音,陌生而又熟悉.DeadlyChaser一时没认出来,只觉得身前的守护石似乎正在与毁灭者共鸣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很好,观察到了吗?”


DeadlyChaser试着说了说战斗中发现的问题,让他意外的是格雷夫竟然会认真地听.听完之后甚至和他一起做了分析.简直有些不可思议.这要是经过记者的笔一写,能登上艾里奥斯头版头条也说不定呢.


“懂了吗,大部分原因都在这了.”格雷夫几乎不会用这么严肃认真的语气来说话,听起来还有些小小的别扭.DeadlyChaser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.心中突然有了动力,便放手大胆的去实践了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DeadlyChaser首先在武器上下功夫,为此他回到了哈梅尔,找炼金师丹卡和铁匠霍雷托帮这忙.更高性能的武器很快就交到了DeadlyChaser手上.临别前丹卡还对他嘱咐了些事.不过都不打紧,多数是些生活上的问题.


新武器到手了,DeadlyChaser便着手于新技能的研究.他对这些事情非常苛刻,几乎要以微米作为计算单位了.看着DeadlyChaser屋子里常亮的灯,IronPaladin甚至觉得有些莫名的感觉.五味杂陈的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终于,新的技能研发完成了.DeadlyChaser的桌子上多了厚厚的一摞文件.


“发射无数炮弹并锁定后用白银射手金星引爆歼灭周围敌人”名为“OutrageStrike”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做好觉悟了?”


_END.


【我已经做好和DC大人共赏良辰美景的觉悟了!!!!!】什么鬼


【第二次试笔 发现文章好多缺点诶比如毫无重点…加油?】


【欢迎各种GD!占tag抱歉…?】


[Elsword]最后一颗子弹 DCIP向

“留给我”——DeadlyChaser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自海面而来的清冷的风和着海洋独有的气味迎面而来.一般人会觉得不太习惯,但这是IronPaladin再熟悉不过的.海上的风,海里的鱼,海岸的灯塔,还有……


站在他身边的父亲.


这里是IronPaladin小时候常和父亲来的地方.父亲几乎什么也不说,只是盯着海面.是看海水吗,海鸥?还是别的呢?IrnoPaladin看着父亲,看着夕阳橙黄色的光映照在父亲脸上.他突然觉得父亲就像灯塔,为海上的航船指点方向.


“IronPaladin.”


“嗯?怎么了,父亲?”


“你有拼了命也想守护的东西吗.”


“我……”IronPaladin一时语塞,他并不太理解“守护”的意义.


“如果有了,记得告诉爸爸哦.”


——哈伯特还是没有等到这一天.


——首都哈梅尔沦陷.


IronPaladin忽然有一种迷茫的感觉.就像风浪中的人迷失了他的灯塔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里是诺亚乎坟墓.


哈梅尔的地区的最后一场战役即将打响.


IronPaladin站在小时候父亲和他看海的地方,呆呆的望着.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.


“DC…?”


身后的少有一头和他的发色相同的碎发,一对兽耳,还有眼睛里的图案,那是自他们出生时便携带的印记.


——狼的爪印.


每次IronPaladin心里憋屈的时候,DeadlyChaser总会出现在他的身边,每次都是拍拍肩,以及仅有的只言片语.但IronPaladin听到他的声音,心总会平静下来,莫名的.IronPaladin也说不清是为什么.


“走吧,IP.”


“嗯”IronPaladin拿起丢在沙滩上的火神炮,跟着DeadlyChaser回到了队伍里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诺亚乎坟墓几乎聚集了哈梅尔所有的残余魔族.虽然暗黑伯爵已经解决了,但是剩余的魔族力量也不可小觑.量变产生质变,即使剩余魔族个体实力并不强大,但还是靠巨大的数量占据上风.搜查对分三路进攻诺亚乎.目前来看一切顺利,预估都比较正确.


魔族坐镇指挥的是传说中的魔族科学家肯拉德,还有暗精灵科露尔.并不算太难对付.艾尔小队的三路已经顺利集合了.但IronPaladin心突然慌了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.LordKinght挥着举剑迎了上去,DimensionWitch的魔法也准备就绪.IronPaladin也只好举起火神炮接上.


“只要战斗起来,就没问题了吧?”


IronPaladin这么想着,举起火神炮进攻.刚刚要释放技能,却忽然听见一声巨响,科露尔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洞,就像当初召唤黑暗尼非汀的时候,又似乎比当初大一些.没等技能出手,洞口里就涌出大量的魔族.像潮水一样不断的涌出,也不攻击,只是埋头向后跑.当众人反应过来时,却已近被魔族围住了.每个人都被几十个魔族分割着,看不到其他人.


——眼前只有魔族,闪着暗紫色的光.


——天空也变成了幽暗的紫色.


——黑暗,黑暗.


不知道谁下的令,所有的魔族一起进攻,远远的,只看得到黑压压的一片,只听得到兵器碰撞的金属声和凛冽的风声.IronPaladin脑子里像是杂草缠结在一起,又是一片的空白.什么办法都没有.怎么办,怎么办?IronPaladin只能战斗,挥舞着火神炮,战斗.


——DeadlyChaser!


这是IronPaladin在混战中想到的第一个名字.DeadlyChaser在哪?!他怎么样了?!IronPaladin一边同魔族战斗,一边艰难的移动着,祈求着找到他,祈求着见到安然无恙的他.


越是这么想,越觉得心慌,便越加快了战斗的速度.IronPaladin见到了安然无恙的LordKinght见到了安然无恙的DimensionWitch.见到了搜查队的大家,唯独没有见到DeadlyChaser.


——DeadlyChaser!!!!!


IronPaladin不顾一切的喊着他的名字,冲向魔族聚集的地方.混乱中他的火神炮已经残破不堪,他任然向前冲.他有一种感觉,他想要找到他,想要保护他,想要牵着他的手,回家——


「IronPaladin,你有拼了命也想守护的东西吗.」


“DC!!!”他终于在一堵破墙后面发现了他.或许都不能叫做破墙,只剩下了几排砖块和一两块石头.IronPaladin把他的炮丢了出去,算是勉强驱散了DeadlyChaser身边的魔族.之后便冲了过去.


DeaslyChaser正坐在一块巨石旁边.平日干净的碎发已经凌乱不堪,身后的小辫子也已经散开.一条蓝色长巾已经不知去向,另一条也是残破的.DeadlyChaser浑身都是血,有魔族的,也有他的.身着碎裂的圣衣,他任然是平日里的表情,只是多了疼痛——难忍的疼痛


IronPaladin却哭了,他很少哭泣,即使是自己差点丢掉性命的时候,他也是笑着的.但这时候却再也无法忍受了.他真的想扑上去抱住面前的人,把他的伤口一个个清洗干净……


“银…色射手……给我……”


DeadlyChaser捂着身上的一个伤口,本不想让他反正,流出的血早已经染红了圣衣.身前是一截断裂的战矛.一个银色的左轮躺在矛头以外,还沾染了它的主人的血液.


IronPaladin递过去,却见DeadlyChaser艰难的举起手臂,对准IronPaladin身后——


银色射手里还有八枚子弹,正巧有八只魔族正向这里走来.


百发百中的话,就能逃出去了.是DeadlyChaser的话一定可以的.IronPaladin这么想着,几发子弹已经从银色射手中射了出来.IronPaladin听到了身后魔族倒地的声音,八下,刚刚好.银色射手里却还有一颗子弹,闪着暗暗的蓝光.


“不愧是DC!一起逃出去吧,我背着你,来……”IronPaladin伸出手,话才说了一半——


“快走.”


“来吧一起走,大家都在外面等着你呢!”


“……对不起,一定…好好活…父亲…守护…”


IronPaladin觉得不对劲,为什么还会有一个子弹.但当他去抢的时候,什么都晚了.


“向前走…别回头…”


砰——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DeadlyChaser的葬礼就在哈梅尔举行.


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多.包括艾尔小队,包括红骑士团,包括哈梅尔的铁匠炼金师,包括罗德罗斯和他的秘书.


——除了IronPaladin.


IronPaladin此时正在诺亚乎坟墓,战争留下的印记已经基本消失了.


IronPaladin站在海边,身边是一个破碎的银色射手.


“守护……”


「哈梅尔的白色神话 再次降临」


_END.


[其实只是试试脑洞 越来越停不住 献给未来的白色神话IP和毁灭者DC]

[嘿少年 你听说过DCIP吗]

[占tag 抱歉?]